最新 热点 图文

刘建立博士专访:新时代儒学应做中华文化全面复兴排头兵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2-27 20:17)
文章正文

众所周知,我们的国家正在提倡人民群众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增强软实力,在这一大环境下,中国儒家思想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复兴,越来越多的儒家经典回归课堂,很多学者登上了网络平台,宣传各自诠释的儒家思想,总体上说传统的儒家文化正在走上复兴之路。

当代中国的儒学复兴,是在经济发展全球化、中国经历几十年改革开放而进入和平发展新阶段的大背景下出现的。我们的社会在价值导向上出现种种问题,人们开始从根本价值观上去寻求解决之道,日益认识到提倡仁爱和谐价值观的儒家思想对于提升人们的道德修为、医治社会精神的重要作用。当下社会各界呈现出了对儒学的强烈需求,中国社会发展到了一个迫切需要儒学的新时期。同时,世界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日益频繁,越来越显示出中华文明的生机与影响力,儒家文化成了开展对外文化交流的一种主要资源。

那么儒学在当下中国是否实现了真正复兴?其面临的困境和局限又有哪些呢?对此,我们邀请任教于华中师范大学国际交流学院的刘建立博士进行了一轮深入的电话沟通。

刘建立表示:“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首先就一定要从复兴儒学入手”。中国传统文化包罗万象,但几千年来占据主旋律地位的正是儒学思想,所以儒学是中国的国学中最具代表性的内容,同时,复兴儒学思想更关乎到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

谈到当下对儒学依然存在的争议和误解,刘建立表示,复兴儒学的问题首先在于我们是否愿意去做这件事,以及是否能够“正确解读儒学,正确了解社会,以及正确制定目标”。

儒学复兴需要众识,当下还有许多人对儒学的解读和推广的路线存在偏差,导致儒学引来了各方面的舆论争议,问题就在于人们对儒学存在错误的理解,必须根植元典,并用历史和发展的眼光去解读,才能够更清晰的认识儒学的来龙去脉,辨别当今儒学争议的真伪。

儒学复兴绝非空谈,我们也要进一步了解当下的生活和所处的社会环境,我必须从社会实践中挖倔人们的精神需求,并通过儒学的理论和方法获得启发来找到解决之道。

儒学复兴也不可盲目,要确定复兴儒学的切入点以及大的方向,“究竟要复兴哪一方面,是要让儒学成为政治意识形态,还是让儒学成为一种宗教信仰,或者让儒学成为一种社会文化,这一点一定要考虑清楚。只有确定了目标,才能找到前进的方向。”

最后,刘建立博士表达了对复兴儒学的十足信心,“相信到了那一个不久的将来,儒学能再次成为社会和谐的凝化剂,成为人民团结的粘合剂,成为民族自信的安定剂,成为国家复兴的强心剂。”

以下是笔者整理的访谈全文:

提问:您一直在提倡复兴儒学,那么儒学的复兴到底有多大意义?

刘建立: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简单地说,儒学的复兴关乎中国文化的复兴。因为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但是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占据主旋律地位的一直是儒学。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就一定要从复兴儒学入手。进一步讲,中国文化的复兴,又关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文化是一个民族形成和存在的根基,是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的核心内容。我们中国人都承认自己属于中华民族,就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文化基础,或者说文化基因。中国文化的复兴,能提高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让我们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更加昂扬的斗志,投身于祖国的伟大建设之中,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早日实现。

提问:那么作为儒家文化研究者,您觉得复兴儒学到底有多难?

刘建立:我在朋友圈里经常看到这样一句话: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复兴儒学这样一个宏大的事业,当然更不可能一蹴而就,当然会遇到不少的困难。不过我本人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无论做什么事儿,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不愿做,只要解决了这一个问题,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孟子当年见齐宣王,劝齐宣王施行仁政,齐宣王推说自己能力不够做不到,孟子说了一段很有名的话:让一个人背着泰山去横渡北海,他说自己做不到,那是真的做不到;让一个人见了老人鞠躬行礼,他说自己做不到,那不是真的做不到,而是根本不愿意做!齐宣王不施行仁政,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现在很多知识分子,包括研究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看上去一个比个虔诚,但是一提到复兴传统文化,他们就摇头说根本不可能,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他们不愿意努力罢了。我觉得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复兴儒学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儿。

提问:想要复兴儒学,我们需要做哪些工作呢?

刘建立:要实现儒学的真正复兴,当然有很多工作要做。笼统地说,这些事情主要包括三点:第一、正确解读儒学。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儒学一直是主流意识形态,但是进入近代以后,儒学逐渐淡出了主流话语系统,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都对儒学存在不少误解。我们要实现儒学复兴,首先就要从专业的角度,对儒学进行正确的解读,消除人们对儒学的误解。第二、正确认识社会。复兴儒学不能只是空口谈天,也不能只是解经注典,而是要让儒学真正融入社会。要想真正融入社会,首先要正确认识社会,了解社会大众的心理困惑与精神需求,然后在儒学的资源库里,寻找可以帮人们解决困惑,可以满足人们需求的思想精华。第三、正确制定目标。要想完成复兴儒学的大业,还要制定切实可行的目标。在历史上,儒学的关注点可以分为几个方面,包括政治儒学、心性儒学、社会儒学等。我们要实现儒学的复兴,究竟要复兴哪一方面,是要让儒学成为政治意识形态,还是让儒学成为一种宗教信仰,或者让儒学成为一种社会文化,这一点一定要考虑清楚。只有确定了目标,才能找到前进的方向。

提问:这个看似复杂的程序中,您觉得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刘建立:正确解读儒学、正确认识社会、正确制定目标,这三者其实是环环相扣密不可分的,应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定要分个轻重缓急,我觉得首先还是要正确解读儒学。只有把儒学解释清楚了,才有可能进一步实现复兴,否则无论做多少努力,都可能只复兴一个假儒学。对传统儒学做出准确完整的解释,正是我们专业研究人员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前社会对儒学存在各种误解,我觉得责任不在社会大众,而在于专业研究人员。当前研究人员对传统文化的研究,沿袭了清代的朴学风格,只重视对字词文本的校正,而缺少对内在道理的阐发,慢慢让书籍的外在形式掩盖了儒学的内在思想,让儒学成了仅供专业人士赏玩的古董,对普通百姓失去了价值。当然也有学者愿意挖掘儒家思想,但是在对外表达的时候,却执着于借助西方学术话语系统,执着于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似乎别人越看不明白,就越能证明他的高深。正是由于存在着这些弊病,学术圈现在看上去非常繁荣,却一直没有把儒学的真义解释清楚。所以说正确解读儒学,仍是当前实现儒学复兴的重中之重。当然在正确解读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正确的传播。

提问:那具体要怎样一步步实现儒学复兴呢?

刘建立:我们要实现儒学的复兴,首先要结合儒学发展的历史,对儒学的精神读懂读透。现在不少人讲儒学,只是关注先秦儒学,把孔孟思想当做中国儒学的全部。其实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儒学的关注点是不断变化的,对问题的思考也是不断深入的,这既符合儒学内部发展的需要,也是不断适应社会的结果。我们要了解儒学自身的发展历史,更要了解影响儒学发展的历史环境。儒学之所以能历经两千多年而不衰,就在于它能够很好地适应时代发展,并且能很好地引领时代发展。突出儒学的时代性,对实现儒学复兴有重要意义。另外,要广泛传播儒学,还要结合当代人的学习习惯,对儒学思想进行碎片化处理。很多人都坚持认为,儒学是一门圆融的哲学,包罗万象而又不可切割。这当然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当前的社会群体,早就习惯了利用零星的时间进行碎片化阅读,我们必须适应这种形势,把儒学切割成一个个片段,并且尽量用浅显的语言,传达深刻的道理,这也是儒学适应时代的一种表现。最后,要想实现儒学复兴,还需要一批虔诚的践行者。儒家向来讲究知行合一,能不能用于真正的实践,也是社会检验儒学的一个标准。因此必须有一批先行者,不计毁誉,不顾得失,把儒家的道德标准付诸日常生活。然后慢慢利用自己的影响,让儒家思想成为大众自愿遵守的社会规范。

提问:从大的角度来说,你认为当下整个社会绝大多数对复兴儒学的态度是好是坏?

刘建立:虽然当前社会对儒学有不少误解,甚至可能还有不少的嘲讽,但我仍然愿意相信,并且始终坚持认为,社会对儒学还是抱有很高的期待,期待儒学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发挥出像历史上一样的重要作用。我们平时走在大街上,会看到各式各样的国学培训机构,这就证明人们有学习国学的需求。只不过这种需求,目前看来并不一定能得到合理的满足,反而会给别有用心的人提供舞台。比如之前网上热议的“女德班”,就是打着传统儒学的幌子,进行反女性甚至反人类的教育。我们作为专业研究人员,一定要看到当前社会对国学的期待,不要妄自菲薄,而要积极努力,满足社会对国学的需要。只有我们勇敢扛起传播“真国学”的大旗,才能让那些扯着虎皮的“伪国学”退场,才能不辜负人民群众对国学的热情,才能保证这份热情不被伪国学分子无耻消费。

提问:所以您认为整个社会想要复兴儒学,要做出怎样的努力?

刘建立:整个社会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想我还没那么大资格进行指点,我这里只有一个小建议,或者说是小请求,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文化,或者说得官方一点儿,一定要有文化自信,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儒学,历史上曾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让中国长期处在世界领先水平,虽然近代以来儒学逐渐衰落,但我们也绝不能因此自暴自弃,自怨自艾,更不应该盲目崇拜别人的文化,处处觉得自己比人家矮一头。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个画面,这画面来自十一年前,到现在我都无法忘怀,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男足半决赛上,与巴西对垒的尼日利亚球迷,在看台上打出一条中文横幅:“我们体操不行,我们乒乓球不行,但是我们足球行!”你看人家是怎样的自信,就算自己有一大堆缺点,只要还有一个优点,就够他骄傲地宣传一辈子。反过来再看看某一些中国人,明明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文化有很多长处,自己却非要盯着身上的一点儿疮疤,在别人面前畏畏缩缩抬不起头来。有人说,等我们的中华民族真正复兴了,人民自己就会活出自信,但我的想法完全相反,我觉得只有人民先活出自信,我们的传统文化才能够复兴,中华民族才能迎来真正的复兴。

提问:那作为你个人来说,想要将实现复兴儒学作为理想,要肩负哪些责任?

刘建立:正如我前面所说,作为一名专业的研究人员,我首先要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毕竟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我也学习和研究了七八年的古典文化,所以要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尽可能地多读古人的元典,尽可能准确地把握中国儒学的精髓。同时,利用自己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工作平台,尽可能多方面了解世界其他文化,通过与其他文化的对比,运用全球化的视野,更好地认清儒学,理解儒学。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自己理解到的儒学真义,积极向社会大众推广,扩大儒学的影响力,并且在日常生活中,真真切切地实践儒学,通过自己“楚门秀”的方式,加深人们对儒学的认识,让儒学融入百姓生活,推动儒学早日复兴。

提问:那您现在有围绕复兴儒学计划着去开展一些工作吗?

刘建立:现在确实在做一些事,不过还不是特别成熟。首先我在每年的教学中,都会针对不同国家的学生进行调查,尽可能通过第一手资料,了解各国人民对中国的印象,对中国文化的印象。针对世界人民普遍关注的问题,尽可能多听其他各国学生的看法,然后与中国人的传统思维进行对比,发现中国儒学的独特价值和普世价值。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努力做一些,中国文化的普及工作,尽量使用浅显的文字,对国学经典进行解读,让普通读者都能受到启发。最近我还和鲜知学院合作,推出了一门网络课程,叫作《中国儒学迭代史》,比较系统地介绍了儒学的发展历程,比较深入地分析了儒学关心的核心命题,希望能帮助热爱儒学的普通读者,正确了解儒学的真实内涵,消除社会对儒学的一些误解。

提问:您可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中国儒家迭代史》这门课程吗?

刘建立:简单地说,这是一门儒学通史课程,上到传说中的尧舜禹,下到现当代的新儒家,我把儒学两三千的发展历史,以及自己这么多年对儒学的思考,全都囊括在了这门课程里。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叫“迭代史”,迭代是什么意思?如果我理解不错的话,迭代其实是个科技名词,表示技术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一点一点地螺旋式上升。纵观儒学发展的历史,其实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方向,在“内圣”和“外王”之间不断试错,也同样呈现出螺旋式上升的态势。这门课程虽然是以儒学的发展历史为主要脉络,但同时也对中国儒学进行了横向的切割,把儒学分为了社会儒学、政治儒学、心性儒学、文化儒学几个方面。在每一个历史时期,儒学关注的重点也不相同,先秦儒学最重要的意义是指导社会交往;汉唐儒学最重要的意义是服务政治建设;宋明儒学最重要的意义是提高心性修养;近现代儒学最重要的意义是重塑文化品格。我希望通过这门课程,可以让各位读者了解中国儒学完整的发展历程,同时也了解中国儒学完整的内部结构。

在建设这门课程的过程中,我们一直遵循着几个原则:一是尊重元典。我所阐发的儒学真谛,都完全来自于历代儒家圣贤的著作本身,自己虽然有适当的解读,但是绝不会擅自添枝加叶,确保课程内容的严谨真实,能够经受任何业内外专家的考验。二是贴近生活。我们建设这门课程,绝不是为了掉书袋子,而是希望大家学习之后,能够解决生命中遇到的实际困惑,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所以这门课程在建设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来自生活的问题意识,总是将理论联系于实际。在正式的课程之外,我们还附加了几讲实用课程,专门分析儒学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三是深入对比。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种文化,只有在跟别人的对比中,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清晰。我们这门课讲中国儒学,也一直很重视文化的对比。不但将儒家与道家、法家、墨家,甚至佛家进行对比,还将中国思想与外国思想进行对比,在对比中能发现儒学的很多优点,也能看出儒学的一些不足,只有认清了自己,才能进一步改善。

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曾说过一段话,他说现在的知识分子,肩膀上都承担着两项任务:一是自己读《论语》,二是教别人读《论语》。这正是我给自己制定的目标:一是正确解读儒学,二是广泛传播儒学。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从来不把儒学当作一门知识,而是当作一套行为规范,当作一种做人准则。同样,我给大家讲解中国儒学,也不只是希望能提高你们的学习成绩,而是更希望能提高你们的思想水平,能提高你们的生活质量。

提问:在您看来,中国儒学的复兴会有怎样的未来?

刘建立:今年的春晚上有一首歌,叫作《我们都是追梦人》。中国人共同的梦想,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这个统一的大梦想下面,每个人都有自己小小的梦想。具体到我的梦想,就是实现中国儒学的全面复兴,实现中华文化的强势崛起,这么多年对外文化教学的经历告诉我,越是接触了外国的文化,越是对自己的文化情有独钟。在我的梦想中,全面复兴的中国儒学,一定不再是书本里的枯燥文字,一定不再是象牙塔里的研究对象,也不会再完全重复历史的景象,儒学也不仅仅是读书人进入仕途的敲门砖,不仅仅是政治家治国理政的教科书,而是融入到每个人的血液里,融入到每个人的脑子里,融合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融合到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中,就像我们生命中的水和空气,无论是谁都离不了,一时一刻都离不了。相信到了那一个不久的将来,儒学就能成为社会和谐的凝化剂,成为人民团结的粘合剂,成为民族自信的安定剂,成为国家复兴的强心剂。当然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专业的研究人员恐怕就要失业,但是我依然非常乐观,相信一个和谐的中国,一个强大的中国,总能给我找到另一个用武之地。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最新推荐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